丝瓜视频污污污

要知道,圣界昔年的四皇,伊氏、定氏、曹氏、闵氏,在开辟了各族天地后,则定下了一个亘古不变的规矩,那便是各方老祖,乃至帝道以上的人物禁止越界!因为太过强大的生灵越界,这种事可不是什么儿戏,关乎太过重大,说白了,他们这也算是为了各自提防彼此,而设立下的一种规矩!“师公似乎很在乎这贼人?

不知那贼人有何不凡之处,还得劳驾师公您显灵告诫我等?”

就在这时,只见那来自太古殿的当今殿主、张道云,忽然开口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实则他的这个问题,也是在场众人都不理解的一个问题!一介区区毛贼而已,焉能有资格令伊祖亲自出来点明杀他?

“那你等可知,方才你们利用了择天镜,却为何探究不到他面貌之事?”

伊中虎传音反问了一句。

“这……我想那贼人应该是用了什么障眼之术,以此才遮蔽了自己的容貌吧?”

郑吏猜测道。

“障眼之术?

妄你还是一尊虚帝,思考问题竟是如此轻描。

你要知道,这择天镜乃本座昔年亲手所炼制,后来传于你师尊郑直,本座对它的能力怕是比你更为了解。

可以说,在这世间,除却真帝以上的生灵之外,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逃避它的探究,就更别说一介卑微生灵的模样。”

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

伊中虎的语气中,无不夹杂着一种对于自己徒孙的指责之意,觉得这些晚辈太过愚笨,不过他却很有耐性,解释了一遍有关于择天镜的优点与弊端。

“徒孙知错了!”

郑吏连连叩首认错,随即又问道:“那按照师公的意思来说,那贼人的修为难不成在真帝之上了?”

“不,那并非是什么真帝境修士,他的修为也不过区区仙道罢了。”

伊中虎传音道:“而至于他为何不受择天镜所束,这其实也很简单,因为他的运势已经超越了择天镜所能获悉的范畴。

进一步而言,这样的人乃与天运所沾边!而但凡沾染天运之势者,不论是自身形态还是命运,那都将会是一团模糊,难以预测!”

“天运者?”

众人疑惑不解,纵是在场的帝道者不下数名,但他们却也难以理解,伊中虎口中所指的这天运者到底是什么人?

而这个所谓的天运者,为何又要来与他伊氏结下这等仇怨?

甚至令他家老祖都想杀他?

“天运者,应受天道庇护,更应该容我等容纳其族,以至力栽培。

说得明白点,这样的人物也就是万古,甚至是亿古都难以出现的奇特生灵,前途可谓是堪比天纵王者之辈,迟早称霸一方天地,名流亿古!”

伊中虎简单解释,旋即却沉声一叹,“只可惜,此天运者,非但乃是吾所求之贤能之辈,反而还是一个天大的祸害!”

“祸害?”

伊陵眉头紧蹙,似乎越来越听不懂他家老祖在说什么。

但不难听出来的是,他家老祖对那凌辱他雕像的贼人,杀心异常之浓!众人亦是如此,明明听到伊祖在夸赞那贼人乃是天运者,但他们却并不理解,这个天运者到底为何会受伊祖如此憎恨?

毋庸置疑,伊祖这肯定不是嫉恨那贼人,凌辱他的雕像一事,而是另有所怨才是!“有些事,本座现在也无法道清,更无法言明其意,因为但凡关于天运者的事,只可自己心领神会,万不可言出。

若有泄露的话,本座将会受到难以逃脱的大因大果,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伊中虎传音道:“尔等也无需在多问什么。

你等只需记住,尽快将那人从定州地界找出,以绝后患即可!”

“谨遵老祖法旨!”

………次日一早,伊氏一族的人,便在典悦居中的店小二,以及几名街头混混那里,得到了一件天大的好消息!那便是那个自称来自乡下的小子的画像,以及那乡下小子在这君州城中,所行所举的一系列古怪事情。

而随后,有了苏昊画像的伊氏族人,也是纷纷派遣出了十来名仙王,以及一尊圣道高手,通过伊氏皇族中的传送阵,赶赴向了定州地界……定州边陲、相邻于曹氏边界之地的苍州、风翔山脉中!清晨的阳光尤为温暖,群山万壑中灵蔼飘飘,万花齐放,每一朵都出奇之鲜艳,晶莹花瓣欲滴犹如那少女的肌肤,吹弹可破,艳丽招展,芳香怡人!一缕清风拂过,林中鸟语花香一片!放眼望去,山脉中苍劲古树成林,一株比皆一株挺拔,地面奇异植被繁生,绿意盎然一片,一颗颗宛若珍珠一般的露珠,垂在各种奇异植被的枝头,莹莹灿灿,宝光剔透!此地判若一片世外仙园,美丽而又富饶,祥和而又神圣!不过在这美丽而又圣洁的一片仙园之中,此刻只见一名浑身染血,且发丝蓬乱、脸颊苍白的少年,正躺在乱石群中,瞬间点灭了周围美景的衬托,倒是显得有那么几分悲凉!这人正是苏昊!他已在此昏迷一天一夜,他背上的伤势,早已在不灭法纹的作用下愈合,脊骨乃至血肉,就好似自然生长出来,连一道疤痕都没有留下。

不过他的精神状态,此刻却依旧陷入在一种混沌状态中,迷迷糊糊,难以清醒过来。

准确地来说,他虽然拥有不灭金身的法纹加持在体内,能够使他体魄不会被摧毁,纵是自身伤残得支离破碎,不灭金身的法纹也能令他体魄重铸。

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却是他的元神,乃至精神意识若是受创,或是消耗过巨的话,那便不是不灭金身就能够自主修复的。

而他之所以此刻还处在昏迷状态,这完都是因为被伊中虎的道音所创!确切地来说,是他在极度消耗精神念力,支配那虚空通道逃走时,被伊中虎所震散了精神力,伤及了元神,故而才会引发他现在的昏迷不醒!“牢头醒醒,牢头……”蓝魔自主悬空于苏昊身旁,唤了苏昊整整一宿,也没有丝毫作用,若说它不担心,那肯定是不可能的,它现在也只能恨自己,元神还未彻底恢复,无法幻化出人形之躯,来照料苏昊。